2020.04.15
废止专营不是盐业改革的终点

废止专营不是盐业改革的终点

 今天

    10月29日,在中國鹽業協會第七屆會員代表大會上,中國鹽業協會披露,鹽業體制改革方案已在國傢發改委主任辦公會議通過,並在各部委完成意見征求。鹽業改革方案分六個部分共20項內容,方案核心為廢止鹽業專營,具體內容為從2016年起,廢止鹽業專營有關規定,允許現有食鹽生產定點經營企業退出市場,允許食鹽流通企業跨區經營,放開所有鹽產品價格,放開食鹽批發、流通經營。2017年起鹽業全面按照新的方案實行。

    如果還能記起本月的“鄭州市民跨區域用鹽被罰”事件,我們當會對今天的“廢止鹽業專營”消息感慨不已。其實不僅在鄭州,在不少地方的鹽業管理條例中,都還有著“不得跨區域性用鹽”的約束內容。

    對鹽業專營的廢止,當不會再有“跨如果一個男人肯為你添區域用鹽被罰”的情景。以一種歷史的視角來觀察,國傢食鹽專營制度在設立之初,固然有著其必要性,對於國民的安全用鹽,它也曾起到過極其重要的作用。但伴隨著市場化改革的推進,從上而下都在大幅度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至今,鹽業的“壟斷專營”體制,已越來越顯得不合時宜。並且,鹽業對國傢稅收的貢獻率越來越低,食鹽專營對國民的“補碘”功能也早已完成,如此之下,廢止食鹽專營制度,的確正當其時。

    廢止專營已成改革的核心,但核心絕不意味著鹽業改革至此已經“靴子落地”。譬如有專傢就指出,即便鹽業市場開放,有幾個問題亦不能不鄭重以對。一則,取消專營之後會否導致食鹽品質下降,會否有很多工業用鹽混入食鹽市場(包括非碘鹽)?二者,如果監管跟不上,還會否導致一些惡性競爭?既然是打破曾經的壟斷封閉狀態,既然是回歸到市場屬性,那麼中文字幕免費無線觀看註定改革要以消費者的認同為歸依。在廢止專營之後,依舊需要深層次的改革,尋路仍需繼續。

    具體說來,這大致體現在兩個方面。對鹽業機構內部而言,時至今日,確乎沒有誰可以繼續成為巋然不動的壟斷者,但此前的壟斷利益和因此生成的壟斷心理,卻不是那麼容易地就可以切割開來,這就要求配套的改革舉措迅速跟進,相關改革的方案充滿魄力和技術性。一樣的是,對於取消專營後放開的鹽務市場,為瞭保證其秩序的穩定,在加大監管的同時,如何來鼓勵社會資本進入鹽業領域,並拓寬鹽業產業鏈,最終形成良性的競爭,這也是一個必須提前介入和設計的話題。

    回望鹽業改革來路,一路風雨一路蹣跚,始終未有實質性的推進。早在2005年,國傢發改委就提出制定鹽業改革方案,調研到2007年形成草案。2009年底,國傢組建鹽業體制改革工作小組,再次提出鹽業體制改革方案,但依舊很長時間未有相關措施。直至今丁香色五月年4月,國傢發改委發佈瞭第10號令,決定廢止《食鹽專營許可證管理辦法》,鹽業改革才有清晰信息傳出。“2016年起廢止鹽業專營”,終見鹽業改革的明確安排。盡管仍然留下兩年後才廢止的尾巴,但這已是突破。試看鹽業改革如何真正破局,試看市場經濟中最後的壟斷堡壘,如何一去不復返。

    相關報道: 鹽業改革:2016年起廢止鹽業專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