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海南全面“禁塑”倒计时(绿色家园)

海南全面“禁塑”倒计时(绿色家园)

 今天
  海面上漂浮的垃圾八成是塑料,嚴重威脅海洋生態,成為海南綠色發展的絆腳石。面對“白色污染”,海南下決心全面“禁塑”。
  今年4月,海南省生態環境廳印發《關於開展禁止生產銷售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試點工作的通知》,明確4月至11月,海南將分步驟、分階段組織重點行業和場所率先開展“禁塑”試點工作,為12月起正式全面“禁塑”的實施打好基礎。目前,海南已進入全面“禁塑”倒計時。
  海南態度堅決,在全國率先對“白色污染”說“不”
  海南省四面環海,擁有1823公裡海岸線,大小港灣68個。漫長的海岸線和湛藍的港灣既是大自然對海南的饋贈,也是海南生態的金名片。但是,近年來,伴隨著人類經濟活動的增加,海岸線面臨嚴峻的生態壓力。
  “平均1公裡的海岸線上,每次能撿到174件垃圾,塑料垃圾有147件。”三亞藍絲帶海洋保護協會秘書長蒲冰梅坦言,海岸線正在被塑料垃圾吞噬。去年7月起,協會與志願者選取三亞市內3個漁村,每月8次撿拾海岸垃圾,持續4個月進行數據統計。
  統計結果顯示,平均每次在海岸線撿拾垃圾524件,其中塑料垃圾占440件。從總量來看,塑料垃圾約占整體垃圾量的85%。“特別是旅遊發展成熟的漁村,垃圾中有很多塑料瓶、塑料包裝袋、餐盒等傳統白色污染物。”蒲冰梅說。
  生態環境部發佈的《2018年中國海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海面平均每平方千米有2358件中塊和小塊漂浮垃圾,其中塑料垃圾數量最多,占比88.7%,主要垃圾為聚苯乙烯泡沫、塑料袋和塑料瓶。海灘平均每平方千米有60761件垃圾,塑料垃圾數量占比為77.5%。其中塑料垃圾的種類主要為聚乙烯泡沫、塑料制品(塑料袋、瓶、蓋等)和香煙過濾嘴。
  “白色污染”來勢洶洶。當下,海南省內一次性塑料袋年消耗量約4萬噸、一次性塑料餐具年消耗量約2.5萬噸。以塑料袋為代表的白色污染物,回收價值低且結構穩定,不易被微生物降解,一旦沒有被妥善回收,將在陸地、海洋生態環境中永久存在,並不斷積累,對動植物造成極大危害。
  “海龜會把塑料袋、塑料薄膜當成水母吞食。”三沙市七連嶼海龜保護站站長黃宏波曾經親眼見過因誤食塑料,或被廢舊漁網纏繞而死亡的海龜。多年來,年過六旬的黃宏波幾乎每天都會圍著島嶼沙堤轉上幾圈,撿拾被海浪沖上岸邊的塑料瓶、廢漁網。“這些年,沖上岸邊的塑料垃圾明顯亞洲歐美自拍另類制服圖區比以前多瞭好幾倍。”黃宏波說。
  “白色污染”威脅著海洋生態,也成為海南綠色發展的絆腳石。兩年前,中央明確海南要成為國傢生態文明試驗區。踐行綠色發展理念,必須付諸行動。在全國率先對“白色污染”說“不”,海南態度堅決。
  “限”改“禁” ,從源頭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
  去年2月,海南公佈《海南省全面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實施方案》,宣佈全省分種類逐步推進全面“禁塑”。今年4月起,海南在全省各級黨政機關單位、事業單位等單位食堂,旅遊景區、大型商超、醫院等行業場所,率先禁止銷售和使用列入《海南省禁止生產銷售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名錄(第一批)》的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具,標志著海南對全面“禁塑”按下啟動鍵。
  早在2008年,根據全國統一規定,海南全島進入“限塑”階段。但由於消費習慣、生產成本等原因,傳統塑料袋使用量依然巨大。“‘限塑’對大型商超有明顯效果,這些場所塑料袋的使用量約減少2/3,但對於農貿市場作用不大。”海南省生態環境廳土壤環境管理處副處長張靜介紹。
  過去,“限塑”主要靠向消費者收取塑料袋費用進行市場調節,限制使用。現在,“禁塑”是從源頭上禁止島內生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制品。
  “並不是說對所有的塑料制品都馬上‘禁’,而是先易後難,首先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列入名錄的一次性不可降解的塑料袋、塑料餐具等,逐步過渡。”海南省生態環境廳負責人說,海南“禁塑令”總結瞭國內和世界各國“限塑”的經驗教訓,進行系統謀劃和部署,涉及標準制定、替代產品供給、閉環執法、社會宣傳等多方面內容。
  《方案》提出,海南將分行業分類別穩步推進全面“禁塑”。2020年底前,全省全面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具;2025年底前,全省全面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列入《名錄》的塑料制品。
  4月底,在海口市龍昆南路某連鎖超市裡,收銀員正根據顧客要求將商品裝進塑料袋裡,排隊結賬的市民手中大多沒有自帶佈袋。超市總服務臺值班經理介紹:“超市準備瞭可降解塑料袋,有償提供給顧客使用。”多名顧客表示,相較於傳統佈袋子、菜籃子,可降解塑料袋與過去塑料袋使用感覺一樣,價錢貴5至8角錢,不影響購物體驗。
  據介紹,現在市場上全生物降解塑料原料成本是傳統塑料原料的兩倍左右。體現在消費端,超市原來用的塑料袋每個價格平均大約0.5元,替代產品價格從0.8元到1.5元不等。海口坡博農貿市場蔬菜攤主黃女士說,平時攤位給顧客免費提供塑料袋,以前批發袋子價格低,也就消化在菜價上瞭,現在如果袋子價格太高,轉移到菜價上,怕會影響銷售。
  黃女士的擔心不無道理。超市裡商品一般都有包裝,但蔬菜、肉等生鮮產品還需要當時包裝,在農貿市場也是如此。“買把青菜三四塊錢,如果根上有泥土,確實需要個塑料袋,可是買個可降解袋子要8毛錢,這一把菜算下來不是太貴瞭嗎?”正在黃女士攤位前買菜的黎大爺說。
  對此,海南某新材料公司研發部技術員黃本開介紹,今年4月至12月是市場培育期,這段時間企業可以對價格進行調整,同時測試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的性能。替代品價格會隨市場波動,將來市場用量大瞭,單價自然會下降。
  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將成為主要替代品
  全面“禁塑”後,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將成為傳統塑料制品的主要替代品。業內人士介紹,這種制品主要原料為淀粉等可降解原料,肉眼基本分辨不出差別,手感偏軟一些,經過測試,其性能與市面上的塑料制品無差別。
  禁止傳統塑料袋使用,保障替代品供給是關鍵。海南正謀劃建立全生物降解塑料產業示范基地,組織制定產業發展規劃,引進先進企業與本地企業合作,形成島內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生產能力。
  “鼓勵省內現有傳統塑料生產企業轉型升級,初步形成替代品生產能力,已有項目加快落地,爭取盡快形成新生產能力。”海南省工信廳消費品工業處處長王秀好介紹,海南島內已有4傢企業在建和擬建替代品生產項目,預計到今年底將具備2.3萬噸/年的替代品生產能力。同時,多傢島外企業有意來海南投資可降解塑料制品的工廠。
  “以前主要服務於醫療等高端行業,現在超市等日常需求增長迅速。”海南某新材料公司總經理劉偉說,他們公司生產的可降解塑料制品,能在半年內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今年,公司有1500噸/年的可降解薄膜袋類制品生產能力,今後可以擴大產能,不僅能滿足海南使用,還可以滿足未來全國其他地區的需要。”劉偉認為,可降解塑料是將來塑料產業的發展方向。
  另一方面,提高替代品產量、擴大市場容量離不開政府有效監管。“如果沒有監管措施,真正的可降解塑料制品企業將無法生存,最終也無法達到禁塑效果。”海口某塑料包裝公司財務總監呂細群認為,政府部門應該嚴厲打擊違規生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企業,確保市場秩序。
  “在逐步替代過程中,海南將加強對生產、銷售、使用等流通環節的監管。”海南省生態環境廳負責人表示,海南省將從“嚴格生產準入”和“禁止島外進入”兩方面,杜絕一次性不美女赤裸露私密部位視頻可降解塑料制品生產、銷售和使用,並加快完善全生物降解塑料及制日本一區二區三區不卡視頻品檢測能力建設,發佈地方標準,部署和運行海南省禁塑工作管理信息平臺,依托平臺形成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流通環節全過程追溯體系,實現監管執法信息化。
  目前,海南省已編制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通用技術要求,並將建立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快速檢測方法,從而為執法監管提供“標尺”和科學根據。